SugarS

sugar.

科三所有流程完美,最后因为下车忘了关门挂了。还有比我更傻的人吗,我觉得没有。
伤心。

【all果】乌合之众 3

好……好久不见……

短到我都不敢发出来……(捂脸跑走)

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大家看得开心?爱你们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闵玧其和朴智旻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八点过十分,闵玧其脱下外套,“硕珍哥,智旻受了点伤,麻烦你给治疗一下。”

金硕珍闻言把朴智旻领进了里间。

“怎么回事。”金南俊走上来询问。

“我们见到目标了,在俱乐部地下,釜山两家在搞小对决。出门的时候碰到个黑衣人,这伤说是给我们的警告。”闵玧其把自己窝进沙发。“那个黑衣人有问题。我和智旻都动了能力……但是好像对他无效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客厅里的人都齐齐抬起了头,“无效吗?会不会是其他什么能力我们没认出来?”金泰亨第一个提出疑问。

“不会。有没有动能力我不可能分辨不出来。对面不仅没受到我们的影响,也没动能力。”

金南俊瞟到沙发一角坐着的郑号锡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“泰亨呢?你们进程怎么样了?”

“啊对,我们走了三趟线,路线应该都摸得差不多了,明天让玧其哥再走一遍确认一下就好。这个任务准备不怎么难。”

金南俊点点头,时间刚刚超过九点,金南俊让金泰亨和朴智旻先回去休息。

“你说你们的能力对那个人无效……这种情况…”金南俊还是对这件事充满忌惮。

“柾国。这么多年只在柾国身上出现过。我们的主动能力对柾国都没有影响,也没办法影响,除非操控物质之类的东西,通过外物,不然精神控制之类的根本无效。但是……”郑号锡截断金南俊的话,面色有些凝重。

“那个人……巷子里太黑没看清脸。但是……像柾国。又或许是我们来了釜山,心理因素作用,我才觉得像。”闵玧其双手捂住脸,头枕在沙发靠背上。

“柾国……”所有人一时间都找不到话说,不约而同地陷入沉默。

“柾国平安的话……到现在也18了。这么些年全怨他这群不争气的哥哥。小国真站在我面前的话,杀了我我也无话可说,我欠他的。”金硕珍从冰箱里拿了瓶冰啤酒,回了里屋关上了门。

“明天吧,明天号锡和我去一趟俱乐部,看能不能再见到他。玧其哥你和泰亨再去走一趟路线,智旻就让硕珍哥照顾着休息。今天也都累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金南俊率先打破了沉默的空气开了口,走过去拍了拍闵玧其的肩膀。

金南俊和郑号锡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推开俱乐部的门,点完单后一抬眼,意外看到坐在远处栏杆上的人。

田柾国,郑号锡脑子里出现的第一反应。虽然脸部棱角分明,完全不是小时候小团子的样子,但就是有一种来自内心的熟悉感,这就是田柾国,绝对没错。

郑号锡直接撑手跳出座位,向远处冲了过去。那人看到郑号锡冲过来,也跳下栏杆,站在栏杆旁边皱起眉头。金南俊已经看见他袖口处微现的银光——匕首,连忙拽住郑号锡。

金南俊粗喘着气,语气里有些小心翼翼,“……柾国?”

只见对方没有抽出匕首,只是皱了眉看着他们,“我不是上次警告过了吗,该停手就停手。不然要战大家都很难做。”

金南俊也几乎是在瞬时间就能确定,这是田柾国没错。五年过去,原来他长成了这般模样的少年,但是他并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回应。

郑号锡整个人显得十分慌乱,“柾国啊,我啊。是我啊。我啊……号锡哥啊……”说到最后语调里竟带上了一丝哭腔。

郑号锡想冲上去抱住对面的人,但金南俊死死揪住他。

金南俊咽了一口唾沫,“你是谁……?”

我开始写乌合之众惹!明天能更新!

张日山也太苏了吧!!!!!!!!!!

【all果】乌合之众 2

走向越来越清奇了(捂脸)

希望各位看官看得开心!

爱你们!悄咪咪说一句好想要评论。

格式估计看起来不太舒服〒_〒,麻烦大家忍一忍,我上了电脑就调~

鞠躬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两周时间这么宽裕。对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相必是挡路狗很多,借此清障吧。”
“不知道当年卖药那个郎中还在不在。连这黑市也是真的久违了,物是人非啊。”
“郎中不在了的话,实在不行就让玧其来吧,我到时候可以辅助。但是这么一弄估计三天得歇业了,怕这个活节外生枝。”
金南俊和金硕珍走进黑市,阔别五年有许多人都认不得了,也没见过。虽然格局大体还和当时相似,但来的人心情也不同往常了。

“您好,我打听一下,以前这儿有个卖药的孙郎中还在吗。”金南俊环顾一圈后拉住一个看起来最面善的伙计询问,尽管他也清楚面善都是假象,但好歹看起来舒心。
“在啊,早三年就搬到街角那铺子里去了啊。”听到这句回答的金硕珍不禁松了口气。

二人走到街角的铺子,短短五年前这孙郎中还是个没有固定摊位的小贩,时常看见他与别人因为位置发生冲突。听伙计说三年前就挪到了这个铺子里,可见这几年发达了不少,也有了自己的地盘。黑市生意并不好做,人人心怀鬼胎各有神通,能拼到铺子里做生意的各个都是狠角色。
金南俊推门进屋,金硕珍跟在金南俊后面又关上了门。黑市铺位讲究的就是闭门生意,闭门迎客。

“马上就是神节了,家里有几个小朋友。所以想来问问您,这渡神节的药怎么卖?”

神节是“降神”的日子。许多人在这一天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,又有许多人在这一天因为与能力磨合失败而将身体和灵魂奉献于神。其实说是神节,本质上和神也没有半点关系,这种玄妙的能力也不是什么和神的沟通,至于是什么,还没人能给个定论。拥有能力又控制力,精神力偏弱的人在这一天的处境会很危险,自爆是常事,能拉回来就得有人压制。要么凭强力的精神镇压,要么凭一种药。孙郎中的药,在当年的黑市就已经是灵丹妙药,压制能力一天。

“给钱呗。有钱能使鬼推磨。”孙郎中并不在药铺里,答话的是他伙计。伙计用手比了个数。确实贵,并不是许多人都能承受得起的程度,不过挣钱不就是为了花吗,何况是为了保命。

金南俊干脆利落掏了钱把药揣好,打算回家就赶紧喂给两个小朋友吃。小朋友能力还不成熟,控制力还需要锻炼,能凭药压住是最好的。

“啊太贵了。真是肉疼。”
“人没事就行。走吧,回去找玧其他们。”

这边闵玧其领着朴智旻进了任务对象公司对面的俱乐部。
“玧其哥……我们来这儿真的没问题吗……不会被发现吗……”朴智旻一进门就感觉怵得慌。
“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告诉你几百遍了。你一个光的孩子怕什么黑啊。”闵玧其办事儿痛快就痛快在敢闯。

闵玧其把自己窝在座位里,旁边坐着略显拘谨的朴智旻。
闵玧其叫了服务生点了酒,顺便问道,“你们这儿今天下午有戏看吗。”
服务员也是会看眼色的人,“有,当然有。看您刚来,不知道您听没听说过我们这儿的海鸥和白鸟。两家都有厉害的控水者,今天下午在我们俱乐部地下对决。您要赏脸我就给您留个座。”
闵玧其应了好,看人打架什么的,最有趣了。
“今天下午这个对决可多人来看了,我们头儿都来。”
闵玧其闻言也没表现出来,心里觉得这可真他妈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。俱乐部的头儿可不就是任务对象吗,这么简单的任务也不知道才给几个钱。

闵玧其领着朴智旻下了地下室,服务员说得没错,这地下室空间很大,这都挤满了人。海鸥在他们五年前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是大家了,势力占据釜山不少地方,白鸟他还是第一次听。

闵玧其和朴智旻现在靠后的位置,背靠着墙。
“看人打架最有意思了。”朴智旻也放松了很多,嘴里叼着根棒棒糖,已经做好了看戏的准备。
“给我放警惕点。别让目标跑出你视线范围。”

闵玧其的视线环顾场内一周,在场地左边顿了顿,有个黑卫衣的人坐在栏杆上,从闵玧其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嘴里也叼着根棒棒糖,闵玧其眯了眯眼。那人好像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微微回头瞥了一眼,跳下栏杆靠着。

闵玧其用胳膊怼了怼旁边看得入神的朴智旻,“那个,靠着栏杆的看见了吗。一会儿出门小心点,他是对面的人。”
朴智旻点了点头,“我看他们这控水也一般嘛,两个人打得倒是热火朝天,”
“本来也是小朋友瞎玩。让你盯人你盯了吗。”

两人看着目标离场后,二人也结账出了门。果不其然在门外的小巷发现了那个黑衣的人。那人就站在中间,还叼着根糖。

闵玧其尝试着开了精神控制,但对面的人行动毫不受阻。闵玧其一愣,下一瞬间推开身旁的朴智旻,两人撞在小巷两面的墙上。闵玧其看见银光一闪,就听到来自对面朴智旻的闷哼。

“该停手就停手。这是警告。”那人说完就转身离开。

闵玧其拉起朴智旻,“伤哪儿了。”
朴智旻一时疼得说不出话。闵玧其扒开朴智旻的上衣,见到刀痕从右肩一直划到胸口处,但伤口不深。
“你动能力了吗。”
“……用了,但好像对他没效。”朴智旻已经缓过来,捂住伤口抬头看向闵玧其,只看到闵玧其面色一沉。

【all果】小少年 16

真是不好意思见各位(捂脸),

放假太放飞自我了,

我还压着一篇文献综述没写真是哭了😂

虽然短还是希望可以解一点点渴,

虽然慢但我坚决不坑!

比心!爱你们!

还有,小少年越来越日常向了,

你们觉得跑偏了的话就说一声😂

我把文风掰回来。

希望各位看官看得开心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成员们开始接个人行程,在宿舍里待的时间越来越短,海外行程一去就是半个月。田柾国在家也闲着无聊,就套件卫衣,戴着口罩晃悠着去工作室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再躺就要发霉了,虽然不能久坐,他也是实在躺不住了。

其实人生无非生死这两件大事。鬼门关前走一遭,很多事情田柾国更在意了,也有很多事情他有意让自己放轻注意力。

他偶尔上推特更新自己的近况,常常坐在工作室听歌上网,在身边没什么人的时候自己坐在阳台上捧一杯热水。

田柾贤说,你好好生活就是最好的。

田柾国开始摸索着作曲作词,虽然身体状况限制他没办法认真唱歌,他还是哼着曲调一点点录下灵感。俗话说得好,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,就会给你开一扇窗。

不唱歌跳舞的日子里,田柾国估量着自己承受能力的最大限度,在工作室一待就是一天。

当金南俊回到久违了将近一个半月的宿舍的时候,被田柾国的小样砸了个措手不及。

“你这两个月写歌了?好好休息了吗?”
“休息了休息了,身体绝对没问题。哥你有空的话帮我听听,虽然我没能好好唱,但是还是拜托了!”
“我有空就帮你听。你给玧其哥也拷一份吧,让他也帮你看看。还有,好好吃药,好好休息了,别老瞎折腾。”

金南俊看着田柾国满脸笑容地出了门,这几个月他着实经历了太多,心里没故事,脑子里就没有旋律,笔下自然没有东西。小少年背影比起以前是瘦了不少,肌肉也没了不少,反倒有点像小时候单薄的样子。

田柾国第二天也闲着无聊。
他还不能保持长时间的工作,便拿过手机打开直播,手机就立在显示器的一旁。
粉丝都惊讶于田柾国的粉丝福利,在评论区刷了不少问他身体状况的问题。

“大家好,啊,这么快进来这么多人?”田柾国看了电脑的日期才反应过来是周末,太久没有工作,日复一日过得也有些分不清星期。
“真的不用担心啦,我现在很健康的。看我坐在这儿活蹦乱跳的不是吗。”田柾国的笑颜实在是很好看,头发许久未剪,已经微长有些挡眼睛,田柾国伸手把头发拨在耳后。
“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播的要说的,就是想给大家看看我的日常,最近我闲得很。啊,对,今天是星期六的话,下个周二晚上硕珍哥的电视剧就要开播了,希望大家多多关注~”

“啊拍戏吗,有机会的话我当然也想试试啊。现在为止还只出演过mv而已,感觉演戏应该会很有趣。但是演戏应该也很难吧,要记一大本台词,演不好感觉会很危险的样子。”

“游戏……我最近没怎么玩游戏。最近在努力写歌,昨天送给南俊哥和玧其哥听了,想让他们帮我看看我的问题,如果做好了的话就会立马公布给大家听。这些歌像我的孩子一样。”

“要不然给大家听一小节吧,就一小节。”田柾国目光转向显示器,点开了自己文件夹里的第一首歌。

曲子的风格并不忧伤,相反非常明媚。也不是大喜的那种,是春风拂面的生机。

“啊就给大家听这么多吧。因为我还真的不太擅长,还得学很久。虽然可能还很不足,但我真的特别喜欢这首歌。”田柾国在说这段话时的笑容,有不少人觉得仿佛看见了刚刚出道时候那个奶里奶气,一脸明媚的小少年。大约这就是心境的变化吧。

“就不直播太久了,我会好好注意身体的,大家也要好好休息~还有,虽然现在说这话有点扫兴,我可能还是不会参与下一次的回归。希望各位阿米也和我一样一直给防弹应援。”

【all果】乌合之众 1

好久不见!!!❤

不好意思小少年有点…卡……就非常抱歉,稍微再卡一会儿……

这是新脑洞,

各位看官看得开心就最好啦!

这个文前两三章果果还不会出现,

架空异能背景,

耶。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快到了。这次先暂住两天再去见人,随便逛逛的时候多长几个心眼。”金硕珍朝后瞥了一眼。
“没问题。”金泰亨和朴智旻坐在后座上击了个掌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“哥,你们最初就是在釜山来着吧。我还不在的时候。釜山有什么好逛的地方吗?海鲜哪里好吃啊?我还是第一次来。”金泰亨不住地朝窗外看,顺手拿过金硕珍放在身边的棒棒糖拆了纸。

“忘记了,好几年没来过了。”

金泰亨含着糖撇撇嘴,还是选择盯着朴智旻手机上的游戏看。

到达暂住的旅馆,旅馆主人是个面无表情梳着泡面烫发的中年女人,除了扔给他们钥匙那一瞬间再没抬头看人一眼。有本事就住,没本事你也住不了,道理就是这样,大家彼此心知肚明。

一共三间房,一间房两个人,正好六个人。闵玧其随意拿了把钥匙就往上走,回绝了身后朴智旻他们不停叨叨让他一起出去吃饭的提议。
“自己吃饭多注意,我没空陪你们。”闵玧其开了一天的车累得很,回房扔下行李就开始洗澡,刚脱了上衣就在洗手间镜子的右上角发现了非常微小的血液的痕迹,叹了口气又套上上衣。

“洗手间刚死过人,没打扫干净,镜子上有血。”闵玧其倒在床上。
金南俊闻言进去擦了血迹,又观察确定没有漏网之鱼,“行了,什么都没发生过,洗去吧。”
闵玧其才又拎了衣服进去洗澡。

夜幕降临,朴智旻和金泰亨出门吃饭。郑号锡套了黑色外套,揣了钱包手机就自己往外走,金硕珍看了一眼也没有多问。

郑号锡拐到便利店,买了两瓶啤酒就往离旅馆不远的海边走。走到灯光比较稀少的地方坐在沙滩上,一瓶啤酒开了盖子放在旁边,一瓶放在面前。

郑号锡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坐在海滩上发呆吹风。

“一眨眼都快五年了。时间过得真快。”

“18岁生日快乐。”

“18了能喝酒了,也不知道你想不想喝。”

“不知道你过得还好吗。缺不缺钱,吃不吃得饱,穿不穿得暖。”

“对不起,柾国啊,是哥没出息。”

“哥希望你,还好好活着。”

“我相信你,一定能好好长大的。”

郑号锡灌了一大口啤酒,叹了口气,把头埋在膝盖里。

“一瓶够喝吗。给。”金硕珍手里拿了两瓶啤酒,也一屁股坐在郑号锡旁边。

“18岁生日快乐。今天连我们小孩都成年了。时间过得还真是快。”金硕珍也喝着酒吹着风,釜山的海风,还是当年的那个样子。

“哥,我今天真的好想柾国啊。好几年没回釜山,也倒真的有点想釜山的海的样子。”

“想啊,我也想。想釜山的海。”

“我们好像从来没给柾国过过生日。柾国在的时候一切都正乱,我们年龄也都小,后来我们懂事了,好像世界又变了。13岁的小孩子,居然也真的从来没喊着要过礼物。”郑号锡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。

“是啊才十三岁的小孩子。所以说我们没出息啊,13岁的小孩子都护不全。”金硕珍干了手里的啤酒。“走了,挺晚了,回去吧。坐了一天车,回去躺着吧。”

郑号锡拍了拍身上的沙子,回头看了看海,和金硕珍一起回去了。

郑号锡回房的时候发现隔壁闵玧其和金南俊的房间也没有人,大概也出去散心了吧。朴智旻倒是已经和金泰亨吃了饭回来,正趴在床上打游戏。

“别打太晚,注意休息。”郑号锡开了门嘱咐在床上玩得正开心的两人,又无奈得摇了摇头。

第二天清晨。

郑号锡喊了所有人起床收拾,“就约在这楼7层,直接上去就行。”

金南俊打头进了门坐下。
“时间期限和酬劳。”

对面是个二十来岁的女人,梳着短发,笑起来有可爱的虎牙。“两周,酬劳包你们满意。而且我可以直接给你们联系下家。”

“我信你。好。”
有时候谈生意也不需要多说话,双方一见面就知道人对不对可不可靠。互相在暗地里进行的对峙也足以说明问题,比如闵玧其的一个眼神就把女人身边的男人成功定住了,这就是测试和考验。

所有人都聚在金南俊的房间开会。

“从今天起两周。今天下午号锡领着金泰亨,闵玧其领着朴智旻出去探情况,我和硕珍哥去一趟黑市。晚上八点见。”

我终于考完了😂原来我的复习有二十天这么长的吗

【all果】小少年 特辑5(信)

突然出现。

好了我可以再消失一会儿了。

这个是之前九回里面信的完整版,虽然也超短吧😂

好了后面的情节我确实还没想好

好了溜了。

希望各位看得开心❤

感谢来看文的大家,爱你们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给哥哥们,在背后一直支持着我们的家人们,现场的粉丝们、工作人员们:

我十五岁来到首尔,人生地不熟的时候给周围人添了很多麻烦,虽然现在也一直在麻烦别人。
我曾经说,我觉得我是哥哥们性格的总和,感谢所有人在我成长过程中出现,在这么多年里,虽然有过彼此尴尬和争辩的时候,但是在写这封信的时候,我似乎只能想起曾经一起练习,一起出道,一起领奖,一起演出的幸福的日子,我想我在这之中一直是被爱的。

我不想对我的人生评分,人生总是未知之旅嘛,做过了的事情也不后悔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之前的果。

但今天我觉得,现在我人生的完成度还不足百分之二十,至今为止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做过,很多很多东西想去学习,如果足够幸运的话,我希望能和身边所有人,一起走完那百分之八十。

我承认我自己很脆弱,我曾经删了sns,又不敢和粉丝们沟通。但是最近我进步了呦,你们说的话我都有看。rm哥曾经跟我说,勇于承认自己的脆弱其实是向着勇敢的第一步。我希望我能变得更勇敢。

最近这段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情,尽管二十岁了,我还是觉得自己没学会处世的方法,对比起哥哥们来说,我还太稚嫩。

玧其哥真的给了我非常多面对这个世界的勇气,硕珍哥也总是跟我说做得好做得好。
我每次在练习室盯着号锡哥和智旻哥的时候都觉得你们会发光来着。以前的我觉得RM哥特别帅气,当然现在只觉得更帅气,在我感觉到瓶颈的时候,拍拍我肩膀的所有哥哥们,我都非常非常感谢。

人生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啊,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也真的是玄妙。我和哥哥们,和在场左右人的相逢,也都是缘分。我和练习生时期仰慕的哥哥们组了组合出了道,又因为在座各位粉丝的努力拿到了奖,我觉得在这过程中我自己承担的角色实在太过渺小了,所有人对我来说,都是值得感谢的存在。

还有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们,这么久以来,特别是最近这几个月,我真的给大家添了很多很多麻烦。大家的安慰和鼓励我都有收到。

如果在未知的未来我们要面临注定的离别,我希望那天不要到来。收到来自大家的鼓励和支持以后,我觉得前方的荆棘看上去也没那么可怕了。

请大家也珍惜自己的人生。无论是苦是甜,这个世界的风景和人都太美了,都还没看过呢。

真的真的,很感谢各位。
我爱你们。”

🙌我期末复习周,还没复习的东西有点多😂

我拖一阵儿文😂

比心❤